http://nuaugment.com

罗永浩:苹果误导了所有公司TNT 是克制的创新

  罗永浩:这两款非常了不起,全面屏没有什么,这是手机趋势,也不是手机厂商推动的。但是这两款新品很了不起,人脸识别我认为是倒退,是不应该发生的,至少不应该用于解锁,因为用于解锁不如指纹,但是由于苹果给了这个潮流,大家就都跟了,我们只是去迁就这个趋势,但是我认为解锁的角度远不如指纹的方案。行业巨头走弯路大家都跟着走,导致了今年这个局面,是非常遗憾的。然后有一些新的技术是华为做的,很了不起,一般企业也搞不定,华为这样确实有实力才可以搞定。

  在论坛上,中国院院士、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名誉理事长李国杰强调:芯片的研发和生产水平反映的是国家整体的科技水平。可怕的不在于差距,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有没有掌握主动权。。追赶需要时间,但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不是没有希望。呼吁最多的是,中国对于自主研发元器件的推广利用力度还应进一步加大,要给国产芯片试用和迭代的机会。李国杰,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龙芯处理器负责人胡伟武,中国计算机学会(CCF)秘书长杜子德等均在发言中表达了这一观点。

  罗永浩:我觉得浪和不浪在我们公司内部还是经历了两个周期的,早期是穷嘚瑟,那是纯浪。后来做企业经验丰富了一些,现在要么就不浪,要么就是战略性、战术性地浪。TNT 这个新事物,等它真正上市的时候,前面出现不看好的言论的人忍不住好奇想试一下,试一下觉得真好也没事,所以评估了前因后果是战术性浪,最近时不时还会有。但是纯浪基本上看不到了。所以有一些老的微博上的老朋友会感到很遗憾,说老罗我就喜欢你当年毫无目的、毫无目标的纯浪。这个我能理解,但是我确实可能后半辈子也没有时间做这个了。现在没有纯浪了,都是很稳健的选择。你看到这个人在台上浪,但都是下面考量过的。所以不存在勇敢、畏缩的问题,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罗永浩:这个也是外面的科技媒体里经常讲的事情,第一,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家科技公司是在科技媒体的指导下完成的优秀作品,谁也不用为这个事感到高兴或者难过,这是事实。第二,据我所知,人类没有民主方式运作良好的公司,所以在我们内部,产品经理们有对产品有定义和决定权,其他部门的同事也有建议权,但是最后一定不是民主方式决策的。所以我负责的项目就是我来定,其他的产品总监副总裁,他们负责的项目他们定。但是无论是谁定项目,我能确定的就是没有一个是通过民主方式决定的。这是很重要的。

  罗永浩:就是四川人民身上有一些特别打动我的东西,比如说像我朋友他们家一个长辈去世了,设了一个灵堂,然后他们在灵堂上打麻将。如果你不是四川人,理解这个事会觉得很邪门,但是这在四川是很普遍的。并且他们的世界观,豁达,想得开,乐观的那些东西真的很打动人。你看新闻报道这边发洪水,发洪水的时候他们在齐膝深水里面打麻将,家里长辈去世的时候在灵堂打麻将。我就有一点不安,我说你们在灵堂上打麻将,如果这个长辈在天有灵,他会怎么看待这件事。他说他们可能会很欣慰,因为看到他们茁壮起来而且还在打麻将。就这种人生观和豁达开朗的态度。

  罗永浩:是,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我们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前些年做市场宣传的时候也提到过一个话题,为什么过去的五到八年 CPU 速度提高了很多很多倍,但是工作效率或者用手机操作完成一个任务的效率却没有相匹配地上升。用五年前的手机和今天的手机,如果都是用智能手机做同样一件事的时候,效率提升是微乎其微的,但是 CPU 可能至少快了五倍或者十倍,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们致力于提升效率,至于是不是生产力不是我们的着眼点。

  从专业设置看,计算机专业对于系统结构和芯片方面的培养能力较弱;从待遇上看,芯片研究人员的收入较从事人工智能等应用类领域研究的低不少;而在人才考核机制上,因为芯片研究领域发论文难,研究人员在各类人才评选中处于劣势。胡伟武举例说,国内绝大多数互联网企业都在使用java编程,会使用java的工程师数以百万计,但研究java虚拟机技术的人才到现在也只有几十人。人才培养和产业需求的不平衡致使中国芯片行业缺少创新的根本动力,尽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也难以在技术上取得突破。

  罗永浩:比如一个行业如果大部分的追随者去抄领先者的产品,100% 照抄,如果是赚钱的稳健的方式,那我们会觉得这个世界并不缺少又一个这样的公司。所以当我们创业的时候,希望做成的结果是为世界造成改变,然后创造额外的价值,而不是零和游戏。所谓零和游戏就是三个手机厂商把另外三个手机厂商干倒了,但他们做的其实是一样的产品。所以我们初期就不是想做稳健赚钱的东西,当然赚钱也是过程中必然的一部分,但不是唯一的目的。所以就使得我们做的时候额外要承担一些风险。但是我们通过把其他的事情做得更稳健,来把这部分的风险抵消掉,最后保持风险不比其他企业高,这是一直在做的。走到今天没有倒,这里面有运气成分,也有我们自己做得好的地方。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成立这个企业就是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所以如果你看到某一些方面额外承担了一些风险,那也是我们的使命。

  张鹏:大家下午好。我很高兴能回到舞台,今天我们整个大会到了尾声,罗永浩:苹果误导了所有公司TNT 是克制的创新但是我们也给大家留了一个特别精彩的环节。在科技圈里面有一位老朋友,每年都会跟我聊两次,聊一聊他的想法和进展,他内心的一些东西,今天其实我们这个环节肯定也还是这位大家都很熟悉的人,锤子科技的罗永浩老师。他自从来到成都自己有什么变化,锤子科技有什么变化,这些年有什么故事,深层的东西我们可以去挖掘出来,今天在这场鹏友说你聊一聊。请大家用掌声欢迎锤子科技的创始人罗永浩。

  罗永浩:风险都是评估过的,不会胡来。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老觉得我会胡来,是因为我长得像胡来的人吗?经常有朋友还是敌人还是什么,他们老是觉得我会胡来,不知道这个感觉怎么来的。可能是有时候我说话不太克制,但我骨子里还是非常谨慎的人。12 年到今天中国倒了两三百家科技公司,但是没有锤子科技。12 年我起步的时候中国四大手机叫“中华酷联”,中兴、华为、酷派、联想。今天除了华为转型成功以外,那三家都不知道哪里去了。还有一些海外残存的量,但中国市场都退出了。南方的小手机厂倒了两三百家,但很多人还是觉得我做事不稳,这是一个错觉。我非常稳。行走江湖最重要就是稳字。

  罗永浩:其实就是这样,我们内部理解这件事就是说,创业有两种,一种是创造财富和价值的,另外一种是转移财富和价值的。转移财富和价值就是我刚才讲的零和游戏,比如说这三个手机公司把那三个打败了,结果这三个产品跟他们一样没劲,这个社会是没有进步的,财富的转移过程当中没有创造财富,只是转移了财富,这些比较不容易调动起我们的热情。我们比较容易调动起热情的是,我们当然也希望那些笨蛋的财富转移到我们的兜里,但是希望这个过程是以创造了价值,创造了更好的东西为前提,是这么一个意思。所以千万不要误会我们创业不想赚钱,我们非常喜欢钱,喜欢死了。

  说起一加6其中最让我惊喜的一个小细节则是 ,在拍照体验方面一加6特别注重,支持EIS电子防抖、HDR、DCAF双核对焦、面部解锁、像素精选、专业模式、美颜、PDAF相位对焦、HDR、屏幕补光、全景模式、后置OIS光学防抖、RAW 格式 前置EIS电子防抖、人像模式、微笑快门,1600万像素+2000万像素的后置摄像头以及1600万像素前置摄像头,使用后置索尼IMX519+索尼IMX 376K 前置索尼IMX 371CMOS传感器,即使视频拍摄功能上一加6也支持后置延时摄影,视频编辑,全新慢动作视频720p 480fps,1080p 240fps 4K3840x2160,30fps,60fps视频录制 1080p19201080,30fps,60fps视频录制 720p1280720,30fps视频录制 前置延时摄影 1080p19201080,30fps视频录制 720p1280720,30fps视频录制,一加6在人像模式和暗光拍摄上做了全面优化升级,“拍照就像用单反” 体验感还是不错的 。从价格上看一加6跌至3592元(2018年7月27日最新价格),而同样使用高通 骁龙845CPU的黑鲨游戏手机8GB RAM/全网通最新报的价为3499元,

  iOS 12 新功能虽然不及 iOS 11,但今次苹果却以稳定作招徕,小编以旧 iPhone 5s 升级,并没有发现像 iOS 11 beta 1 的时候出现的系统卡死问题。因此,如果你有开发者帐号,希望尝试 iOS 12 beta 新功能的话,你可以尝试为 iOS 装置升级,没有开发者帐号的话,也可等待 beta 1 公测版推出才升级。记住,升级后在 iOS 12 储存的 iCloud 备份不能在 iOS 11 使用。

  第四个方面,中国本土有想要自研芯片的公司,但下游厂商并没有给他们商业化、更新迭代的机会。在竞争激烈的手机、服务器等市场,创业公司希望渺茫。国外下游购买者不会选择国内的创业公司,而国内的大厂也倾向于购买国外成熟的技术。有从业者认为,华为第一代手机芯片也是很不好用,但是华为手机整体的设计掩盖了芯片的不足,华为也愿意给自家芯片更新迭代的机会。创业公司只做芯片会很大程度上受制于购买者,而想大疆、海康威视、华为等已有成熟硬件产品的公司,则在芯片方面有很大崛起的机会。

  过去为旧 iPhone 5s 升级 iOS beta,开机开 App 速度和反应往往都变慢了,但是,小编在旧 iPhone 5s 升级 iOS 12 beta 1 却发现,不止开 App 反应快了,开机时间更是奇迹地快。过去小编为 iPhone 5s 开机或重新开机,都要等最少 1 分钟,升级到 iOS 12 beta 1,开机半分钟至 45 秒就已经看到锁定介面了。换言之,苹果在系统深层做了东西,改善旧 iPhone 5s 在 iOS 12 的运算速度。另外,原本在 iOS 11 beta 时出现的系统卡死问题没有在 iOS 12 beta 1 出现。

  早期半导体公司是从IC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到销售都一手包办的集成设备商,英特尔、摩托罗拉和三星皆在此列。80年代末期,产业链开始专业分工,高通、联发科、展讯成为了独立的IC设计公司,而台积电、中芯国际则聚焦在圆晶代工,日月光等则是封装环节的主要玩家。与代工和封装测试环节的工艺竞争相比,市场和舆论关注焦点一直是IC设计环节。尤其是智能手机兴起后,高通、英特尔、三星、联发科、英伟达等多家半导体厂商几经布局,逐步形成新的市场趋势。

  如果时光追溯到90年代,那时的手机并不像现在这么普及,在当时能够使用手机的人非富即贵,而大多数群众对于手机也只能望洋机叹。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不得不感叹科技的发展给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手机更是如此。从功能机到音乐手机再到智能机,就如同这代人的青春一般,我们见证了手机发展的二十几年。如今,手机已走到了全面屏时代,苹果、OPPO、vivo和小米等手机厂商在全面屏领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其次,中国在基础科研方面的投入也存在不足。据《科技日报》2012年报道,中国科技投入总量占世界第三,但基础研究支出占全社会研发投入的比例不足5%,远远低于世界主要国家15%的投入水平。企业将大量资本投入到可以快速变现的产业应用中,而在基础研究中投入不够,是造成这一差距的重要原因。2012年,我国企业研发投入在全社会研发投入中的比例占到75.7%,但企业研发投入几乎全部用于试验发展活动,用于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投入比例仅占3%,远远低于国际行业领军企业20%以上的投入水平。一位芯片行业资深从业者表示,中国企业对于科研投入的态度,更倾向于短期内可以实现立竿见影的效果。

  国金证券的一份报告中分析称,中国半导体产业最大的死穴在晶圆代工,封装测试,记忆体生产的设备进口。据估算,中国晶圆代工封装测试和记忆体整合制造将近有30%-40%的资本支出是购买美国的设备,其中20%-30%的设备中短期内无法由其他国家的产品替代。市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的统计显示,去年全球前十大无晶圆厂商中,高通、博通、英伟达、联发科与苹果位列前五,中国的海思与紫光集团分别位列第7和第10位。

  最近,外媒The Verge评选的中国最佳旗舰智能手机Top8中,雄踞榜首的是vivo NEX。在这份榜单中除了vivo NEX,OPPO Find X和小米MIX 2S分别位列第二、第三。据The Verge表示,凭借产业链上的优势,中国智能手机品牌正在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和创新去改变智能手机行业,在创新的道路上越走越远。vivo NEX与OPPO Find X之所以能霸榜前二,势必由于全新的全面屏方案颠覆了传统手机外观。其中,vivo NEX所搭载的零界全面屏,更是首度将屏占比拉到了90%以上,随后友商也陆续加入到该阵列来,屏占比一旦越趋近100%,便意味着解决屏幕听筒、前置摄像头和光线感应器等元器件摆放问题。

  据统计,2015年,中国半导体市场份额占到世界的50%以上,成为全球的核心市场。同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金额2307亿美元,其进口额超过原油,成为我国第一大进口商品。但国内的半导体自给率仅为13.5%左右,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的主流产品仍然集中在中低端。尤其在芯片制造工艺上,中国和美国的实力差一代到两代,中国现在能做到14nm工艺,且工艺还不是很完整,而国外已经做到了10nm到7nm。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集成电路设计分会统计,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产业预计本土规模为1945亿元,年产值上亿的企业约191家。中国制造大部分集中在电源、逻辑、存储、半导体分立器件等中低端产品。

  张鹏:时间的关系,我问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一家创业公司,在我们很多人看起来,中国过去这几年创业的浪潮其实还是蛮多的。很多人对创业的理解就是创造财富,然后改变自己的阶层,甚至比如说完成上市这样的一个高光时刻。不管是创业者自己怎么样,外部的舆论,社会的关注也都是以这些视角来衡量的。这个事是一个滚滚的大潮,外部的压力。你刚才说你们内心有初心,要做这样的事,公司也做了六年,兄弟们一路走了这么长的时间,锤子科技内部有没有在文化上,有受到这样的影响吗?刚才你说你要去做不一样的东西,其实创业就是要创造价值,然后创造财富,很多人都是这么理解的,很简单。

  硬件配置方面,从工信部的参数信息里可以看出 ,vivo X21这次采取了金属中框+玻璃机身材料,可以选则的颜色有冰钻黑、极光白、宝石红,vivo X21在外观上也是不错的,相信这也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很好的保证了前置的拍照体验 ,154.45x74.78x7.37mm的机身尺寸重156.2g这样强悍的配置绝对是当下的旗舰级产品 。从价格上看vivo X21跌至2687元(2018年7月27日最新价格),而同样装备了6GB运行内存的华为P10 PlusVKY-AL00/6GB RAM全网通价格降到了2488元,vivo X21让我比较满意的是,屏下指纹技术,背面终于没有难看的指纹 全线G内存,运行流畅不耍猴 最新的基于安卓8.1的Funtouch OS4.0系统,感受新特性。说说vivo X21的槽点,很喜欢,比较满意,期待继续进步。

  张鹏:我那次在网上看到一个评论,我还觉得挺有深意的:罗老师,我们对你有耐心,你也要对锤子科技有耐心。一开始我没有理解这个事,后来我去看说的那个意思,因为有一个探讨是说 TNT 发布得可能太急了,因为一个新的产品,不是在手机的体系下,一个硬件可能要做测试,然后要去优化,要达到稳定性,但后来这个时间提前定了之后大家往那个时间赶,有一些东西可能没有办法改。会不会有时候会有点着急了,就是不要跑太快。你认同这样的提法吗?

  罗永浩:如果一个项目需要十个月,你事先设定成十个月,那一定是十一十二个月才能完成。如果一个项目十个月理论能完成我们就设定成八到九个月,结果一定是十个月完成。所以我们总是给自己下一个接近不可能的任务,然后榨干自己最后一滴血泪去完成。不要说小公司,很多大企业,像微软操作系统的时候也跳票跳了一年多。所以我们要把自己设置到难受一点点才可能出来。但是现在 TNT 出来都很难,所以这不是耐心的问题。当然他们好意提醒我心领了。竞速1.5分彩_竞速1.5分彩官网_竞速1.5分彩平台

  苹果上年发布 iOS 11,为大家带来大量新功能,例如单手键盘、屏幕录影、自定控制中心、QR 码扫瞄、多选 App 移动(这是重点)、系统夜间模式、屏幕图片修改、手动输入 Siri 指令等等。去到 iOS 12,新功能不及 iOS 11 多,但「屏幕时间」、「就寑模式」、自动安装更新开关、AirDrop 传送密码、Live Listen、甚至 Siri 的全新粤语男声和女声,均令 iPhone 5s 锦上添花。

  综上所述,零界全面屏方案确实比小米MIX 2S、iPhone X保留刘海或下巴的方案更出众,可以说vivo NEX与OPPO Find X共同突破了全面屏的技术瓶颈。但实际上,vivo NEX也存在下巴,只不过下巴的宽度收得极窄,这不仅解决了屏占比带来的元器件摆放问题,还能在提升屏占比的同时有效降低成本。因为vivo NEX采用的COF屏幕封装工艺,比COP的工艺难度低,所以成本也相对低些。此外,COP需将屏幕下巴的排线弯曲(如上图),会导致手机机身变厚,使得机身无法做到与采用COF的手机一样纤薄。简而言之,COF是目前最符合全面屏的一种屏幕封装工艺。

  iPhone 5s 从 2013 年发布至今已经差不多满 5 年,如果在当时已购买而且没有维修过的线 年,元件早已老化(特别是电池)。不过,因为使用 64bit 架构 Apple A7 处理器,iPhone 5s 仍然在 iOS 12 支持清单内,实在有点意外。在 iOS 12 beta 1 开放下载之后,小编就开始为已登录开发者帐号的 iPhone 5s 进行升级,同时因为小编避开了刚刚开放下载的高峰期,升级过程大致顺利,无需半小时就轻易将 iPhone 5s 的升级档下载并安装,并重新开机使用,只是验证部分较久而已。

  锤子科技成立六年,罗永浩的公众形象和最初创业时相比,的确有了些改变。一方面,他说自己骨子里的英雄主义还在,也依然觉得锤子的使命就是冒险,嘴边挂着“失败了大不了从头再来”的豪言壮语;另一方面,他自认为已经相对克制了,承认科技行业不是靠一款好产品就能被推动的,他也开始尊重周期、风口、客观规律和现实情况,以及锤子员工的现实期许。罗永浩说:“如果我们尝试做一个新东西,风险大到会让企业挂掉,我们也会克制,到更合适的时机再做。”

上一篇:顺丰丰修让利用户苹果手机屏幕维修低至139元
下一篇:苹果树下做多苹果的他说:期价1万才起步 2万不